陶冬:公司债显弱势 拉加德吐怨言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05 12:03

  作者:陶冬

  中国人在过年,海外市场却没有歇着。美股在上周连升五天,引领风险资产市场向好,资金试探性地增加风险权重。恐慌指数VIX由高峰50点陡降到17点,市场情绪在平复中。一月份的美国核心通胀指数明显超出预期,市场以零售数据未如理想为借口,资金入市抄底。美债则继续蒙受沽压,上周有大约140亿美元流出债券基金,高收益债券受冲击犹大,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最高摸到2.94%,制造出2014年初以来的高点。在汇市,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获得提名连任,日元趁势连升,在“比烂”的游戏中胜出。美国商务部对钢铁、电解铝实施贸易保护措施,美元升值。传沙特和俄罗斯在减产协议年底到期前,将致力于建立长效协调机制,布伦特石油价格上涨。市场波幅增大,黄金与日元、瑞郎一起作为避险工具而上扬。

  通胀威胁,是近月全球市场的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。它令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从2.2%上升到2.9%,甚至两周前触发了一场全球股灾,但是国债市场和公司债市场之间却存在明显的分歧,高风险的债券发行人所受到的冲击并不算大......直至近期。国债市场动荡终于全方位地传导到公司债市场,高收益债惨遭抛售。许多人问,国债利率上到多少可能触发全面的市场动荡,其实一切取决于公司债的资金成本。公司债乃是资本市场连向实体经济的脐带,而发新债偿旧债对于不少高杠杆企业十分重要。笔者认为,目前有必要打醒精神观察企业资本市场融资能力及成本。

  IMF拉加德在一个论坛上指出,特朗普减税是竞相下地狱之途(race to the bottom),这家由美国扶植的国际机构对美国政府发出了一次罕见的挑战。拉加德本人既是前法国高官又是有独立见解的经济学家,说出如此犯上之语并不完全令人惊讶。笔者曰,小国竞争靠汇率,大国竞争靠税率,特朗普税改将改变世界竞争力格局,其影响可能十分深远。当然,特朗普减税势必为美国带来巨额财政赤字,财政和贸易双赤字已经给对美元汇率构成巨大的压力,也给联储的货币政策带来隐忧。但是如果美国能够熬过短期的阵痛,如果减税能够提升企业的投资积极性,则就会给全世界政府构成巨大的冲击,特朗普减税或许能制造出“鲶鱼效果”。这是法国人拉加德所不习惯的。

  本周市场焦点:联储和欧洲央行的会议纪要,欧洲PMI初值和德国IFO、ZEW景气指数也可能给市场一个判断欧洲经济前景机会,笔者预计领先指数开始回落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